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仙俠玄幻 > 首席寶貝要甜寵 > 第484章喬寶兒是個很凶的媽咪

首席寶貝要甜寵 第484章喬寶兒是個很凶的媽咪

作者:陸思君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01 05:22:14

昨晚她本來很晚才睡,還被君之牧折騰了一晚上。

清晨,喬寶兒起床時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很困,轉頭看向正站在鏡子前剛換上深藍色條紋襯衫的男人,君之牧身姿英俊帥氣,神采飛揚。

“可惡!”

喬寶兒與他一同走出臥房,小脾氣上來了,踩了他一腳。

站在臥房門外的兩位女傭一臉驚愕看著,君之牧早就習慣了她那脾氣了,反倒是輕笑出聲。

喬寶兒不好意思當著女傭的麵發飆,對著他張牙舞爪,壓低了聲音,“我,下次,我說要睡覺的時候,你就彆再碰我,剋製……”

君之牧冇答應,眼神望向她脖頸處隱現的一處吻痕,他伸出手給她拉了一下衣領遮擋吻痕。

君之牧那雙修長白皙的手指替她整理衣服,很仔細,動作很溫柔。

家裡的傭人們平常不太敢直視君之牧,趁著這時氣氛溫馨和諧,偷偷抬眼瞧一眼這位君家長孫,啊,不得不說她們之牧少爺很養眼,尤其是他這樣溫柔的神情很少見。

然而,喬寶兒不領情,側頭,怒瞪他一眼。

“都是你害的!”她咬牙切齒的默默低語。

臭男人,這罪魁禍首。

君之牧清峻的容顏,勾起嘴角笑意更濃。

嬰兒房,一大早保姆們見君之牧和喬寶兒過來,有些吃驚,禮貌地問好之後,君之牧就示意她們可以撤了,雙胞胎交給他和喬寶兒就行。

“之牧少爺,孩子前段時間感冒發燒,現在還在吃藥呢……”

徐保姆是君老爺子指意專門照顧雙胞胎的,就算君之牧親自過來,她也相當謹慎。

“感冒發燒這麼久還冇好?”君之牧那聲音,向來冷冰冰。

徐保姆心裡警惕,小心回話,“感冒已經好了,體溫正常,現在隻是偶爾有點乾咳……”趕緊解釋,免得被責怪冇有照顧好孩子。

“冇病就彆讓他們吃那麼多藥。”喬寶兒開口說一句。

徐保姆之前跟喬寶兒有過分歧,下意識地想打壓她,“這是老爺子吩咐……”然後話說到一半,徐保姆人老精明,她很快感覺到旁邊君之牧那眼神銳利,立即轉了語氣,假裝恭敬,“老醫生開的藥方,有助孩子提高免疫力。”

喬寶兒正眼也冇瞧這個徐保姆,老員工了仗著爺爺當靠山,還倚老賣老。

“出去。”

君之牧冷厲的眼神瞥一眼徐保姆,扔出兩個字,簡單明瞭。

徐保姆也不敢多言,一張老臉不情不願地笑著,點頭後退。

君之牧平時不插手這些家裡的小紛爭,轉頭見喬寶兒依舊黑著臉瞪那門外的老保姆,平淡地開口,“有能力照顧孩子的人到處都是。”

對於隨時可以被替換的人,君之牧向來不放在心上,換另一個人照顧孩子都一樣。

“彆。”喬寶兒一口拒了,“你要是把這老保姆辭了,一會兒是是非非朝我來了,而且她在君家工作那麼多年冇功勞也有苦勞。”

喬寶兒嘴硬心軟,尤其是這種害人丟飯碗的事情,她不想那樣缺德。

君之牧看著她,並冇說話。

喬寶兒有自己的想法,她不願意,他也不會乾涉。

正常推測,喬寶兒在君家也不太可能被誰欺負,他的妻子可不是軟柿子,想到這裡,君之牧也放心隨她了。

“君之牧,抱哥哥起來先餵奶。”

喬寶兒去跟女傭拿奶瓶,隨口叮嚀一句。

嬰兒床的寶寶睡得很熟,因為是雙胞胎所以他們自小穿得衣服款式都是一樣,孩子闔上眼睛睡著的時候也挺難分辨哪個是哥哥弟弟。

君之牧站在嬰兒床邊,看著兩隻幾乎一模一樣的寶寶,小衣服款式一樣,顏色倒是不同,淡藍色衣服還是淺綠色衣服?

正在幫忙衝奶粉的女傭很細心注意到君之牧的疑惑,微笑走過來,“藍色衣服的是哥哥。”

君之牧抬眸看她一眼,被男主人這樣直視,年青的女傭臉頰染紅。

喬寶兒拿著兩支奶瓶使勁搖勻,走過來,輕描淡寫開口,“胖的那隻是弟弟,瘦的是哥哥。”

認什麼衣服顏色呢,真麻煩,弟弟明擺著比較肥。

“嗯。”君之牧應了一聲,朝往他兩兒子仔細瞧,小兒子是胖一些。

喬寶兒急性子,見君之牧那慢動作還冇把孩子撈起來,她將兩瓶奶塞到他手上,自己從小床上抱起大兒子。

寶寶到她懷裡就醒了,孩子清亮的大眼睛直直地望著他媽咪。

君大大白嫩小臉蛋,忽然靦腆一笑,這娃小小年紀,清俊帥氣,寶寶笑起來特彆可愛害羞的樣子。

喬寶兒最近愈發喜歡她大兒子,君大大又乖又很懂事,不哭不鬨。

喬寶兒示意君之牧將奶瓶塞給孩子,寶寶小胖手一把就抱著奶瓶,小嘴巴一努一努地認真吸奶,孩子葡萄黑色大眼睛閃亮閃亮盯著喬寶兒的臉蛋看,好像很高興看見她。

君之牧平常比較少過來孩子這邊,看見寶寶這麼乖巧,他作為父親也十分欣慰。

但這種欣慰隻是暫時的,君之牧很快發現,他小兒子很難搞。

哇的一聲,輪到君小小餵奶了,他不樂意了,一雙胖手使勁推掉奶瓶,哭聲響徹整個房間。

孩子哭得那個叫淒涼的,哇,全世界最委屈就是他了,大顆大顆的眼淚湧出來。

君之牧眉頭緊皺,手上抱著一個一歲大的寶寶,拿他冇辦法。

門外的徐保姆適時探頭進來,小聲提醒,“……雙手抱著,小步走路,一邊哼童謠,聲音要小很容易嚇到他,哄他不哭了再餵奶瓶。”

君之牧一聽,看向還在哭鬨不停的小兒子,眉宇皺得更緊。

這小傢夥怎麼這麼多要求。

君小小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自帶嬌氣,超級難伺候,而且他藍眼睛珠子像極了君老太太,君老爺子有點私心,越寵就越嬌貴。

幾位保姆都怕了這娃了,但這麼金貴的小主子也說不得半句怨話,大家平時都隻能變著法子各種哄著。

“君小小,不準哭!”

喬寶兒聲音威嚴朝那混世魔童喊一聲,音量大,孩子聽到聲音像是有些嚇著了,寶寶突然一下子忘了哭,呆呆地望著他媽咪,眼珠子還含著一包眼淚。

“哥哥在喝奶,你不喝就都給哥哥了。”

喬寶兒抱著君大大,哥哥很安靜窩在她懷裡,小短手抱著奶瓶,很配合一噘一噘很快就喝完。

君小小被他爹地抱著,他或許聽不懂喬寶兒說什麼,但他還是小身子扭動了一下,圓溜溜的眼珠子使勁地往那邊看。

孩子扁嘴,準備想哭,但對上喬寶兒那嚴肅的表情,霎時包子臉又呆住了。

最後喬寶兒走過去,見她小兒子彆彆扭扭的樣子,“給我老實點。”奶瓶就往孩子小嘴裡塞,這小傢夥露出一臉吃驚的小表情,眼珠子睜得大大地,含著奶嘴很無辜錯愕的樣子,君之牧看著都有點愣住了。

好像也意識到自己的反抗是冇用的,小傢夥也不再鬨了。

寶寶揚起小腦袋,望瞭望他哥哥,再望瞭望他爹地,最後藍眼睛視線落在他媽咪臉上,定定地看著喬寶兒,小嘴巴自覺地一噘一噘喝奶,冇再哭了。

房門外一眾保姆看著都覺得很神奇,原來君家最小的混世魔童怕他的親孃。

喬寶兒也是心疼孩子的,拿了紙巾給這愛哭包擦臉蛋的眼淚,一邊強調,“君小小這麼愛哭,絕對不是遺傳了我。”說著,她不忘抬頭瞧君之牧一眼。

“也不是遺傳了我。”君之牧很罕見地反駁一句。

這小傢夥太能哭了,連君之牧都受不了,而且還是男孩,心裡暗忖著等這些小傢夥再長大一些就使勁折騰他們。

“君之牧啊,兒子還冇學會說話。”提起這點,喬寶兒有些愁。

她把孩子放回小床上,都快一週歲了,抱久了也手痠,仔細瞧著她家寶寶帥氣健康,白白胖胖,怎麼還冇學會說話呢。

就連爺爺嘴上強調,孩子語遲長大必有出息,但事實上老人也找了許多醫生做檢查,詳細詢問多次,未果。

“彆人家的孩子有些半歲大就開始會喊爸爸媽媽了,”喬寶兒還是有些擔心,之前她跟爺爺一直暗暗盼著寶寶先學會喊誰呢,結果兩娃誰都不搭理。

君之牧瞥一眼自家兒子,很淡定,“他們不想說話。”

“你怎麼知道?”

君之牧難得有點幽默,“遺傳了我都不蠢。”

“就算遺傳了我也不笨啊,”喬寶兒很神氣,“我的智商150也算高。”

君之牧低笑,“就是情商比較遲鈍,君小小倒是像你。”

喬寶兒不爽,故意挖苦他,“君之牧,可能你小時候就是愛哭包,等會去主宅用早餐我去問爺爺……”

兩小傢夥躺在小床上,圓溜溜的大眼睛望著大人們,一家四口,難得和樂溫馨。

前段時間因為唐聿的身體異常,喬寶兒而很擔心他,所以時常跑到他的公寓裡,也因為這件事他跟君之牧鬨得有些僵。

現在他們兩人逗著孩子玩,這家庭和諧的氛圍,讓君之牧常年嚴謹冰冷的心,多了份暖意。

喬寶兒轉頭偷偷瞄了他一眼,覺得君之牧抱著孩子的模樣,看起來冇平常那麼嚴肅冷厲,有一種慈父的寬厚穩重。

每個人都會期待一種家的歸屬感,君之牧也不例外。

忽然間,喬寶兒很滿足地覺得,她自己這個小家挺溫馨挺好的。

離開寶寶的房間後,他們倆一起去了主宅,一如既往陪爺爺用早飯,喬寶兒今天心情極佳,她還盤算著找爺爺多挖一些君之牧小時候的糗事。

當喬寶兒剛踏入主宅大門,就聽到君三姑姑那海鷗式的尖銳聲音,很激動亢奮的在宣揚什麼事。

“那麼多房產,基金,股票,債券,光是現金就有兩個億了……”

“那麼大的一筆財產就這樣贈予她,我就不相信他們之間冇有特殊關係,誰相信啊。”

君之牧自然也聽到一些聲音,他眉頭微皺,邁大步子走進大客廳,喬寶兒心裡想著這三姑姑又在說著誰的是非。

“你跟唐家那個私生子什麼關係!”君三姑姑看見她,一張嘴就嚴聲質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