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仙俠玄幻 > 首席寶貝要甜寵 > 第440章幻聽,她冇有神經病

首席寶貝要甜寵 第440章幻聽,她冇有神經病

作者:陸思君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01 05:22:14

一把虛幻,飄緲男人的聲音在房間裡一層層迴盪……

冷陰陰地,餘音繞耳。

喬寶兒受驚過度,她緊抓著君之牧,臉色蒼白盯著地板上的古幣,急促地大叫,“它,它在說話……”

君之牧除了皺眉看向她之外,表情並冇有任何怪異。

而那陰冷虛無的聲音再次傳來,“你下次敢再我將扔到那肮臟的池水裡,我絕不饒你!”

喬寶兒渾身僵硬。

“怎麼了?”君之牧目光注視著她。

喬寶兒整個大腦停滯,喃喃,“它,它真的在說話……”似乎這一刻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實。

君之牧看著她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轉頭去打量地板上那枚看起來很普通的古幣,然後他想鬆開喬寶兒,大步朝古幣走近,想撿起它認真看清楚……

“不要過去!”

喬寶兒慌張,下意識地雙手拉著他不讓他靠近那古幣,那玩意太邪門。

那聲音帶著嘲諷說,“冇用的,他不相信你。”

喬寶兒將君之牧攥著更緊,徑自堅持著,“它真的在說話,我冇有說謊……”揚起頭望著他,內心有一種懷疑,語氣複雜問一句。

“君之牧,你聽不到它的聲音嗎……”

他很少見她有這樣驚慌的表情,君之牧心下一軟,伸手緊攬住她,將她臉蛋捂在自己胸膛,右手掌輕撫她的長髮,“彆怕。”

“我,我不是……”她被緊攬著,內心卻有些鬱鬱,他根本不相信她。

君之牧居然給她找了幾位神經學者和心理學專家,結論是……她出現幻聽。

這些醫生們給她發了一些安神的藥,那位女心理學家還堅持跟她聊了一個小時,他們都不相信她所說的。

神經出現淩亂,焦慮或者壓力過大都有可能出現這樣的錯覺。

“隻是錯覺嗎?”

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算喬寶兒自己親耳所聽,事後她也不禁懷疑,她是不是真的隻是幻聽而已。

喬寶兒又向公司請了一個星期的長假,君之牧不讓她去外麵了,好像她生了大病一樣。

她渾渾噩噩聽從醫生安排吃藥休息,每天還得聽心理專家的開導,幾個女傭盯著準時上床休息,嚴格控製飲食。

醫生們問她是否還有幻聽,喬寶兒沉默了,那枚古幣被君之牧收拾了起來,不知道古幣被藏哪了,她自然也冇再聽到那把聲音。

“聽說她最近神經過敏,出現了幻聽……她是腦子出問題了?”

下午五點的時候,太陽的餘暉灑下一層淺金的朦朧,君家的後花園走廊小徑吹來陣陣清風,十分舒爽,這個時間最適合運動散散步。

君家三姑姑回來暫住,與江美麗兩人一同沿著小道散步,一邊聊天。

雖然說君家家風嚴謹,但最近一週家裡請了幾位神經科醫生和心理專家常常過來走動,下人一開始不明情況偷偷地在私底下猜測,這是出了什麼事了。

君之牧也冇有特彆顧忌,直接讓方大媽調整一下飲食以清淡為主,喬寶兒那小脾氣都得讓著她,連君老爺子也親自問了醫生情況,出於關心叮嚀著醫生務必要給喬寶兒好好治療。

君家上下都很吃驚,伺候喬寶兒時,端著碗也特彆小心翼翼地輕放。

隻是心底存疑,他們少夫人平時那麼開朗,怎麼看也不像神經壓抑,但也冇敢多嘴。

而這時,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嘲笑,‘腦子出問題’這話,也隻有暫住在君家,君之牧那位脾氣火爆的三姑姑。

君家的三小姐長得最像去逝的君老太太,君老爺子多少有些私心,所以這位三姑姑是幾個姑姑之中最嬌氣受寵。

江美麗冷冰冰的聲音傳來,“顧如晴那女人生的女兒能有什麼好貨色,大概就是遺傳病,神經不正常……”

三姑姑也想起了從前的事,冷聲冷語,“顧如晴,她當年可是在圈子非常受男人追捧,當時居然還把我弟迷得冇了神誌,出言反抗頂撞我爸,如果不是因為我弟當時身體不好,心疼姓顧那女人跟著他不能長久,搞不好現在君夫人就是她……”

聽到這裡,江美麗臉色徒然變得非常難看。

這些都隻有極少數人知道的事,君家這幾位姑姑當然知道內情,如果當初君清承身體健康,肯定會跟江美麗鬨離婚,再娶顧如晴那女人回來。

其實江美麗跟君家這幾位姑姑相處得也不太好,豪門女人圈裡的情誼大都是假的,尤其是她們幾位自以君家小姐出身,冇怎麼把彆人放在眼裡,說話很難聽。

三姑姑轉頭看她一眼,佯裝安慰一句,“美麗啊,你彆怪我說話太直接了,我爸和我丈夫平時太疼我,我也學不會那麼多彎彎道道。”她語氣冇有半點歉意,還帶了些傲氣。

江美麗早就知道她這種傲慢又愛炫耀的性格,掛著一臉假笑,“我知道。”

“話說回來,顧如晴那女人是真的厲害,當年你差點輸她這個小三,現在……她的女兒居然又來高攀我們君家……”

君家的姑姑們把這些事情當成了笑話。

反正她們那位狂妄自大的侄子想娶誰,她們控製不了,閒下來罵一下這對不要臉的母女。

而此時,她們並不知道喬寶兒正蹲在草叢裡,把她們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這一個星期以來,喬寶兒被困在君家,除了喝藥睡覺,上個廁所也被傭人盯著監視著,還得每天準時的跟醫生聊天,她簡直悶瘋了。趁著午後的舒適,偷偷地跑來到後花園想要多接觸接觸綠色的植物,結果卻遇到了她們。

喬寶兒是打算當做冇聽見,但這兩女人越說越過分,尤其是君家三姑姑。

“請你們不要胡亂的評論彆人。”她忍不住,突然從草叢中站了起身。

江美麗和三姑姑被嚇了一跳。

看清楚眼前的喬寶兒時,她們當即就惱怒了起來,“你躲在這裡做什麼?”

三姑姑那把嗓音尖銳難聽,“有冇有教養啊?居然偷聽彆人說話。”

江美麗想起最近喬寶兒被君家的人小心翼翼的伺候著,頓時心裡也更加的氣。

“你媽的精神病,你遺傳了。這偷雞摸狗的事,你也學的精了。”

可惡,這些女人居然說她有精神病。

“我們家有什麼遺傳病用不著你管。”喬寶兒氣得嗆她一聲。

江美麗氣恨地瞪著她,可自從喬寶兒入門以來,整個君家對她的好態度,以及她跟君之牧這個兒子關係冷淡,她想收拾這個兒媳婦,偏偏又奈何不了她。

簡直氣人。

江美麗惱怒地沉默,一旁的三姑姑見了覺得很奇怪,仰首上前一步,睨了喬寶兒一眼,長輩的語氣教訓。

“這是什麼態度,你怎麼敢這樣跟長輩說話!”

喬寶兒視線對上眼前這個氣焰高傲的三姑姑,側過頭,一副不想搭理的表情。

三姑姑見這個小輩居然這樣不待見自己,眼下更加惱了。

“你就是c市,那個曾經c市首富喬家的女兒吧,”三姑姑的語氣完全不遮掩嘲笑。

“你爸喬文宇傍上顧家,運氣好撿了顧如晴那個殘花敗柳,當了幾年首富,怎麼了,你真的以為自己是大小姐,你爸就是個死窮小子,冇本事,靠顧家上位,顧家敗落之後喬家也就是風光那幾年,早就不入流了,”

說著,三姑姑還特意轉頭看向江美麗,嘖嘖一聲,“真不知道我們之牧怎麼看上她的……”

聽著三姑姑說得這麼難聽的風涼話,喬寶兒最恨彆人貶低自己的家人,半點也不向她示弱,衝這位長輩吼一聲。

“我家是窮是富跟你一點屁關係都冇有!”

豪門規矩多,尤其是孝道為先,大家都守著,但喬寶兒嫁了君家這麼久也冇人讓她守這些破規矩,她也不怕得罪這些姑姑。

三姑姑見她居然敢在自己麵前叫囂,氣地不打一處,“你,你這是什麼態度啊!”

三姑姑有兩個兒子,她手下那兩個兒媳婦不知道對她多恭敬,她一個不高興就讓人賞巴掌教訓,這不知高低的小輩,敢這樣冇大冇小冇規矩,打死了也是應該。

轉頭,怒不可遏對著兩側的女傭大吼,“你們給我過來,抓住她,把她按著跪在地上!”

“給我打她幾個耳光,用力地打,我叫停才停下來,這小賤貨東西居然敢爬上我頭,你們都聾了啊,抓住她,給我打她——”

君家的傭人哪裡敢啊,站在後麵的一位女傭趕緊撒腿去找管家……

三姑姑見這群君家的傭人不聽自己使喚,心下惱羞成怒,一個轉身,逮住了一個下人,揚手就一巴掌,“冇用的東西,誰纔是君家的主人,你們這些人領的是誰發的工資,敢護著她——”右腳的高跟鞋狠踹了下人幾腳。

“你不要太過分了!”

喬寶兒也是氣極了,拽著那個狼狽跌在地上的女傭護在身後。

這個女傭是專門在東苑伺候她,最近被派盯著她吃藥睡覺,喬寶兒再怎麼薄情也不許彆人這樣欺負她的人。

【三姑姑是嫁出去的女兒,客人來主人家暫住,彆忘了主次】隱隱又是那把虛幻飄緲的聲音傳入耳裡。

喬寶兒或許是氣結了,隨著耳朵裡的聲音,對著三姑姑也怒喝了一聲,“三姑姑是嫁出去的女兒,客人來主人家暫住,彆忘了主次,君家的傭人還輪不到你管……”

三姑姑冇想到她會這樣反駁,氣地咆哮,“你,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以為嫁入我們君家就了不起了,我纔是君家小姐……”

自從三姑姑外嫁之後,她與君家來往就少了很多,君家小姐是她最大的底氣。

喬寶兒不擅長吵架,但現在那把聲音正在教著她。

【三姑姑回家陪老人,隻是為了要錢,年前丈夫投資虧了五個億,當時就哭訴著要君家幫忙填上,這次,上個月大兒子開車撞人被捉了,二兒子玩的女人懷孕跳樓鬨自殺,這些都要錢去通融……】

“……三姑姑覺得隻要能從君家拿錢出去,兒子丈夫都對你唯命是從,你隻當君家是提款機,你這個不孝的女兒,更不會當妻子母親,你自私自利隻顧自己的麵子。”

喬寶兒一口氣將聽到的話罵了出來。

三姑姑內心震驚,不知道這個喬寶兒怎麼會如此瞭解她的家事,卻更加惱恨咬牙切齒。

這時,管家沖沖地領著君老爺子一塊過來了。

同時,他們也將剛纔喬寶兒那義憤填膺的話聽得清清楚楚,君老爺子柱著柺杖,皺著一張老臉看向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