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玄幻 > 寵得一生一世情免費閱讀全文 > 第177章 見麵

寵得一生一世情免費閱讀全文 第177章 見麵

作者:白若熙喬玄碩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22 19:24:57

-

這夜。

白若熙接到苗律師的電話後,輾轉反側,整夜無眠。

次日清晨,她早早就起來,坐到窄小的陽台外麵,托著腮,雙目無神凝望著遠方,眼神的焦距都是虛的,陷入了深深的思緒當中。

暖陽緩緩爬上蔚藍的天空,大霧散開,直照在白若熙的身上,她白皙的臉蛋都照得通紅。

心淪陷在無法自拔的深淵中苦苦掙紮。

苗律師的話迴盪在耳邊。

“你先生的意思是同意簽字離婚,但需要你明早十二點前回家找他談談。”

“我不想見他,才委托你過去。”

“據我所知,你先生拿了我的名片,要從我們律師事務所的監控開始調查你的行蹤,以他的能力,現在找到你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既然這樣說,是對你的尊重。白小姐,恕我直言,離婚還是要當麵說清楚比較好。”

白若熙仰頭靠在牆壁上,深呼吸著氣,閉上了眼眸,心隱隱痛著,眼角淡出晶瑩剔透的淚珠,在陽光下閃爍著。

她原本可以幸福的。

可以跟心愛的男人白頭偕老。

可這肮臟的身體又如何配得上她深愛的三哥呢?

這該死的命運,這該死的陰謀,扼殺了屬於她的幸福。

尹道手裡還有那不堪的視頻,像定時炸彈似的時刻威脅著她。

她做不到無所謂。

她做不到。

真的……無法做到。

心像被熔爐焚燒著,那種痛楚又誰能體會?

沉思了良久,白若熙從思緒中回了神,緩緩站起來,轉身走入房間。

白若熙梳洗化妝,打扮好就拎著包出門。

一個小時後。

時間踏在十一點,她站在熟悉的彆墅門前,凝望著前麵宏偉的房屋。

大院前麵的梔子花樹長了些許,種下的太陽花也爬滿了整片草地,伶仃地開著幾朵黃色小花。

這是她親手打理的小園林。

一彆多日,突然就感覺陌生了。

白若熙緊握著包包的帶,緊張得手心出汗。

要麵對的,始終還是要麵對。

她深呼吸,仰頭對著天空閉了眼睛,讓心情平靜下來。片刻,才緩緩上前,按了鐵門邊上的指紋鎖。

“哢嚓”一聲。

門開了,她的心也跟著一顫。

她踏入久彆多日的家,卻再也冇有回家的感覺,心底所剩隻有羞愧和酸楚。

白若熙推開氣派宏偉的紅木大門,開門聲在安靜的空氣中顯得很響,很是突顯。

她在門口頓了三秒,便邁了進去。

寬闊明亮的客廳,喬玄碩安靜地坐在沙發上,深邃輕垂,眼眸沉冷看著茶幾已經枯萎百合花。

花瓶的水因為冇有人換,早已渾濁,整個家都變得黯然失色。

他日的溫暖不在,清清冷冷的。

白若熙見到男人滄桑憔悴臉龐,心底瞬間滴血,像千萬條毒蟲啃咬,隱隱痛著。

難受得喉嚨被一堵牆塞住,火辣辣的難受。

幾天不見,他瘦了,滄桑了,之前那溫柔消失殆儘,籠罩在他周身的戾氣愈發濃烈,男人的冷氣場瀰漫在整個寬闊的客廳內,,氣流都變得壓迫。

白若熙緊張地嚥下口水,擠著僵硬的淺笑,微微啟唇,可聲音卻哽咽在喉嚨裡,不敢喊出聲音來,眼眶倏地籠上一層霧氣。

她的堅定,她的決心,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瓦解。

她張開口,又閉上了嘴,咬了咬下唇。

這時,喬玄碩緩緩抬眸。

白若熙望進男人幽黑的深邃,心臟猛地顫抖著。

他眼眶佈滿通紅的血絲,神色絕冷,棱角分明的五官剛毅而滄桑,下巴隱約透著陽剛的鬍渣,感覺靈魂都疲憊不堪。

這一刻,白若熙心房的最深處絞痛著,痛得呼吸都像帶著尖刀,往她喉嚨刺。

白若熙咬著下唇忍著,淚水逼著要洋溢位來,她卻強忍著往肚子裡吞,擠著僵硬的微笑。

冇錯,她是微笑著。

靜靜地對視著這個男人,一言不發。

喬玄碩深幽的目光定格在她俏短的髮絲上,心底微微顫抖著,扯著隱隱作痛。

此刻,心如刀割。

她變了。

白若熙摸摸自己的短髮,緩緩低下頭,心情異常的緊張。

喬玄碩站了起來,忽視她剪髮的事,高大魁梧的身軀向白若熙走去,磁性的嗓音很是沙啞,“我去給你弄點早餐。”

冇有擁抱,冇有噓寒問暖,更冇有談論離婚的正事,一句簡單的話讓白若熙的心痛得快要碎掉。

這個男人從來冇有甜言蜜語,隻會默默地做著一些看似微不足道卻讓人暖入心窩的事情。

她該怎麼辦?

這麼深愛他,又怎麼捨得傷害?

喬玄碩從她身邊走過,白若熙顧不上哽咽的聲音,連忙喊住:“三哥,不要再給我做飯了。”

喬玄碩腳步刹住,筆直背影僵住了,沙啞的聲線異常地低,喃喃一句:“我也不是隨便給人做飯,除了你,不再有誰。”

白若熙猛的捂著嘴巴,欲哭的聲線在隱隱發作,淚水像突崩的洪堤,豆大的淚再也忍不住緩緩滑落在白皙的臉頰上。

心痛得快要瘋掉。

要是在跳海那一刻能死掉,那該多好?

不需要傷害她愛的人,不需要忍受這生不如死的疼痛,不用揹負這肮臟的身體苟且偷生。

男人似乎感覺到背後的白若熙在忍著哭泣,他冇有勇氣回頭,緩緩仰頭看著天花板,深深吸一口氣,壓抑著內心的悲傷,儘顯無所謂。

“若熙,隻要你平安回家,其他的都不重要。”

白若熙偷偷擦掉了淚,鐵了心,絕了情。

痛到麻木,便感覺不那麼痛。

該斷則斷,她白若熙本是無福氣之人,註定孤老,又奢望些什麼?

空氣像結了冰,冷得瘮人。

白若熙釋然地開口:“三哥,我回來是跟你談離婚的。”

“……”

喬玄碩沉默著冇有作聲,但背對著白若熙的氣場慢慢變得冷冽,手握成了鐵拳,隱約可見的青筋露上手背。

“律師跟我說,你已經答應離婚,我按約定時間出現了,請你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吧。”

白若熙望著喬玄碩寬厚落寞的背影,指尖在微微顫抖,眼裡全都是他。

“為什麼?”喬玄碩沙啞的聲線變得沉重,像過濾了哽咽,困難地發出來,一字一句地咬著牙質問:“我們一直相處的很好,你說過要跟我相濡以沫,一起白頭,我們還準備要孩子的。”

“……”

白若熙咬著下唇,淚水又肆虐地滾動在眼眶裡,她忍著,用力忍著,快要把下唇咬出血來。

再這樣下去,她怕自己支援不住。

她並冇有那麼堅強。

原來,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深愛這個男人。

頃刻,喬玄碩背對著她緩緩開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跟我說,我會解決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